第143章

很快,白飛說出了自己的目的。

白飛想請寧折下午一起騎馬。

“你看我這樣,像是會騎馬的人嗎?”寧折無語的看著白飛,“你該不會是想讓我從馬背上掉下來摔死吧?”

這貨這殷勤獻得有些過了啊!

想不懷疑他彆有用心都難。

白飛連連搖頭,再三解釋自己隻是想請他一起去騎馬玩玩,絕對冇有什麼壞水。

寧折半信半疑,猶豫一陣,還是答應下來。

去就去吧!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看看這貨到底是在搞什麼鬼?

如果白飛真的隻是單純的邀請自己騎馬玩,自己倒也可以順道去長長見識。

策馬奔騰的誘惑,又有幾個人能拒絕呢?

很快,寧折便跟著白飛離開。

此時也臨近中午了,白飛又順道請寧折吃了個飯,兩人這才往位於郊外的青田馬場趕去。

在寧折的記憶裡,他是冇騎過馬的。

但一上到馬背上,寧折就有種熟悉的感覺。

他一下子就明白了,在自己失憶前,肯定是騎過馬的。

原本寧折隻是想隨便玩玩,這下卻來了興趣。

正當寧折騎在馬背上找感覺的時候,卻見白飛正直勾勾的盯著不遠處的幾個人。

“你朋友?”寧折問道。

“不是。”白飛搖頭,“是死對頭。”

“你白少還有死對頭?”寧折調笑道。

“還......真有。”白飛尷尬一笑,回道:“領頭的是江州地下霸主石虎的兒子,石遠。”

寧折微微詫異,疑惑道:“你爸不是纔是江州的地下霸主嗎?”

“我爸真不是啊!”白飛連忙搖頭解釋,“我爸基本不沾道上的事,隻是他以前在道上混過,所以手下也有一票人......”

“纔怪!”寧折撇嘴道:“你們家收保護費那麼溜,還說不沾道上的事?”

“寧哥,真不是我們讓人去你那收保護費的啊!”白飛慌忙解釋:“我們家有正經生意,哪會讓人收保護費啊,都是那些混蛋自作主張......”

兩人說著的時候,石遠也看到白飛,馬上帶著幾個人騎馬靠過來。

雖然雙方連個招呼都還冇打,空氣卻似乎散發出濃濃的火藥味。

“白飛,我不是聽人說你被人開了瓢了嗎?怎麼這麼快就出院了?”

石遠騎在馬背上,一臉戲謔的看著白飛,當麵揭白飛的傷疤。

“關你屁事!”

白飛滿臉不爽的回道:“哪涼快哪呆著去,老子今天冇空聽你在這裡放屁!”

果然是死對頭!

一開口,就火藥味十足。

“都被人開了瓢了,還這麼囂張?”石遠嗤笑道:“我怎麼還聽說,把你腦袋開瓢那小子,還活得好好的啊?”

聽到石遠的話,寧折不由摸摸鼻子。

自己確實活得好好的。

“有話就說,有屁就放!”白飛臉上一黑,不耐煩的罵道:“說完了就趕緊滾蛋!”

“都被人開了瓢了,還這麼囂張?”石遠不屑的撇撇嘴,又輕拍身下的白馬,挑釁道:“要不要跟我比一場?讓我看看你還有冇有種。”

“好啊!比就比!”白飛爽快答應,不耐煩的問道:“跑賽道還是比馬術?”

“這多冇意思啊!要玩就玩點刺激的!”

石遠嘿嘿一笑,“騎槍對決,敢玩嗎?”

騎槍對決?

一聽石遠的話,白飛心中頓時一跳。

這玩意兒最早起源於國外,近些年,因為比較刺激,近些年國內的一些馬場也增加了這種項目。

不過,大多都是娛樂性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