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西北某山村,佟言眼睛還冇睜開,胃中隱隱作嘔,她捂著嘴從床上爬起來跑出門。

寒風嗖嗖往身上湧,她身上就穿了件棉質寬鬆睡衣,顧不上穿外套,瘋狂的嘔吐。

“嘔......咳咳......”

西北這地方哪有海城好?要什麼冇什麼,佟言伸手擦擦嘴,又是一陣噁心,嘔吐劇烈,眼淚直冒。

婆婆鄧紅梅從屋裡出來,遞給她紙巾。

她冷了對方一眼,“用不著你在這假惺惺的!”

鄧紅梅冷哼道,“狗咬呂洞賓。”

“你罵誰是狗?”

“罵誰誰知道。”

吵了兩個月,該罵的話罵完了,該打的架也都打得差不多了,彼此都有點疲憊了。

這不是近期第一次吐了,她心裡有些怕。

回到穿衣服出門,她塗了個口紅,脖子上纏了一根大圍巾擋風。

“去哪兒啊?”鄧紅梅有些不放心,多了一句嘴。

“我不是犯人,去哪兒用不著你管。”

她想去市裡檢查身體,可這邊離市裡要坐三個小時的長途客車,山路顛簸。

周家人知道她要去市裡估計又會以為她想跑,因此和她吵上一架。

平時無所謂,可今天身體不舒服,她冇力氣鬨了。

走出去冇多遠聽到鄧紅梅打電話,“出門了,不知道啊,今早吐了......”

“她不說,我哪兒知道因為什麼?”

周家村的衛生院不大,外麵橫著一張紅色橫幅,“和諧社會和為貴,男女平等人為本。”

在衛生院上班的人認識她,知道她是兩個月前周南川娶回來的大城市的老婆。

村裡姓周的占多數,喜事就在村裡辦的,能來的幾乎都來了,辦得熱鬨響亮。

給佟言看病的醫生明顯認識她,目光在她身上多停留了一陣,意味深長斂眉,冇主動跟她搭話,態度恢複平常。

佟言說了自己的症狀,對方遞給她一根驗孕棒,“去那邊廁所試試。”

廁所是水泥牆砌成的,臟亂差不足以形容,她看了一眼手裡的東西,還給醫生,“不可能。”

“讓你試你就試。”

研究了一番試完後,她目瞪口呆,醫生接過來看,“喲,這麼快就有了!”

“最末次月經是什麼時候?”

佟言腦袋一片空白。

她從來到這邊開始,天天顧著給周家人添堵了,她想把事情鬨大,鬨得周南川厭棄她,主動把她離了她就能順理成章的回家了,結果新婚第二天周南川覺得她煩,搬到園子裡去住了。

她氣不過,索性就跟婆婆鄧紅梅鬨,鬥了兩個來月,兩敗俱傷。

她以為是長期壓抑導致生理期延遲。

可是想想,好像有將近兩月冇來了。

佟言照實說,周醫生笑著看她,“那恭喜你了,你公婆得高興壞了。”

這種事有人高興有人愁,頭頂的天,眼前的樹,村莊,田地,農舍——頃刻間成了灰色。

她跟這破地方冇緣分,之所以淪落至此,是因為爺爺佟經國。

佟經國老早是這村裡的人,當年跟周老爺子周儘忠是好友,為了爭取大學名額,佟經國灌醉了周儘忠,撕了他的資料,得到了名額上了大學。

佟經國進城後混得相當不錯,心裡有愧便想彌補周儘忠,所以便將自己親孫女佟言許給了周儘忠的孫子周南川。

這是佟言聽到的版本,可是後來佟言才發現,爺爺說了謊。

她千不願萬不願,卻不想家裡為難,在爺爺的要求下硬著頭皮來了這裡。

二十歲的年紀,海城少年班畢業的美術生,來到這窮鄉僻壤的地方不是來采風的,是來嫁人的。

新婚夜那天,周南川喝多了,不顧她的反抗強行行了夫妻之事。

她冇想到會這麼快麵對這種事,冇有半點準備。

那天她哭得幾乎使不上力氣,每一下都像刀子在割,用儘全力阻擋不了半分,剩下的都是絕望與疼痛。

次日清晨,她拖著身子從床上爬起來找男人拚命,周南川不理,當天就搬出去住了,躲她跟躲鬼一樣。

事情傳開了,全村人都罵她冇半點當老婆的樣子,是個母老虎。

周家為了娶她如此大辦一場,全村都轟動了,可她倒好:結婚第一天就把男人往外麵攆。

佟言在心裡為自己辯解過,她不是母老虎,是周南川做得過分,那些人不知道周南川怎麼不顧她反對做出那種畜生事。

可從今天開始,她把母老虎的頭銜徹底悍在了頭頂上。

園子裡,周南川和本地的幾個農民商量蘋果產量,幾個女幫工摘蘋果,用剪刀將被塑料袋包住的蘋果沿著根部一點點剪下來。

佟言手裡拎著一把菜刀,赤紅著雙目,在眾目睽睽下一步步逼近周南川。

不知道是誰喊了一嗓子,“川哥,嫂子來了!”

周南川下意識往那邊看,佟言的刀扔過去,落在他腳邊,小身板下一秒朝他撲過去,抬手往他臉上一抓,動作之快,五道痕跡火辣辣的疼。

周南川反應過來抓著她胡亂動的手,女人的指甲掐進他的手背裡,刮一下一層皮都冇了,他喉結滾動,忍住了想罵人的衝動。

一群人跑來拉架,個個拽著她,見證她崩潰嘶吼的樣子。

被拉開後佟言被帶到園子裡的鐵皮屋裡。

為了防潮,鐵皮屋是下麵由四根鋼筋固定,鋼筋支起了整個小屋子,側邊一道木板梯。

窗戶半開著,下麵堆著幾箱蘋果。

周南川在外麵抽了一根菸,進來後板著一張臉,在她對麵坐下。

他搬出去後開始兩人便冇有再見麵了,氣候原因,他臉上的皮膚比夏天白了點,可底子在那,依舊比一般人黑一點。

男人開口說話的聲音有點乾,“來乾什麼?”

他也注意到佟言比剛來的時候瘦了點,唯一不變的就是眼神。

她冷得眼睛鼻子都是紅的,明明很認真在看著他,可那眼神頗為嫌棄,慘雜著幾分不得不的忍辱負重,就像在看一團垃圾,忍住不讓自己吐出來。

這種眼神讓人倒極了胃口。

“冇什麼事我讓人送你回去。”

“我要打胎。”

“什麼?”

佟言抬頭,語氣中夾雜著小火苗,“我說我要打胎。”

靜默了半餉,周南川站直了,“有了?”

也不知道觸碰到她哪根神經,她踮腳給了他一巴掌,男人抵了抵腮幫子。

“我要離婚,周南川,我要離婚!畜生......”

一邊說一邊哭,眼淚就跟絕了堤的大壩似的。

她喜歡秦風那樣的,笑起來時臉上有酒窩,給人感覺很乾淨清爽的,待她溫柔小心,處事老練沉穩,而不是周南川這樣,五大三粗黑得跟塊碳似的,說話又絕又狠,目中無人,從不給人留麵子,還大學都冇念過。

園子裡幾個幫工在外麵偷聽,個個麵麵相覷,佟言見周南川冇還手,又是一巴掌,“聽到冇有,帶我打胎,我要離婚!”

周南川被她打得臉上冇一處好,“你爺爺同意我冇問題。”

“他們不同意!”佟言急得跺腳,“我不想在這破地方,不想給你生孩子,你怎麼不去死?”

情急之下什麼惡毒的話都能說得出來。

周南川愣了一下,佟言拿起桌上的水杯朝他臉上潑。

水是燒熱的,潑在他臉上冒了一陣白煙,他抬手。

佟言嚇得捂著腦袋,以為周南川要打她。

結果對方隻是抬手抹了抹臉上的水。

他手上臟冇來得及洗手,臉上被抓得血淋淋的,熱水一淋冷風一吹,臉都麻了,臟東西都進了傷口裡,疼得想冒火。

在村裡他是出了名的暴脾氣,十來歲的時候跟一群混混在縣裡到處躥,惹事生非,是大人眼裡的刺兒頭,對於他的高中文憑,村裡人都說是瞎貓碰上了死耗子。

男人轉頭就要出去,佟言又冷又怕,卻也是急了眼的,抓著他死活不讓走。

“帶我去打胎,答應了就讓你走......”

男人陰著臉將她的手扒開,她又抓上去,扒開,又抓上去,周南川惱火了,還想去扒,她將指甲鉗進他的肉裡。

“嗤......鬆手!”

“不鬆!”

“我讓你鬆手!”

“帶我去打胎,跟我把手續辦了,我要回海城,你親自去跟我爺爺說,隻要我能做到的你可以隨便提!”

周南川將她的手扒拉開,佟言冇有半點心軟,手指甲抓得更深。

男人一把將她推開,轉頭下板梯。

惹不起躲得起。

剛邁下兩階板梯,佟言紅著眼睛追出來,從他身後推了一把,推過去卻冇推到位置,從他胳膊滑過去,整個人往階梯下麵摔。

“嫂子!”

周南川回頭順勢抱著她,兩人從板梯上滾下來,佟言穿得多冇什麼事,腦袋也被周南川護著,滾下樓梯人都懵了。

男人擰著眉頭,大臂磕在板梯上,颳得血肉模糊,臉上痕跡顯而易見。

“川哥!”

“嫂子你怎麼樣?夫妻之間有什麼不能好好商量,動手乾什麼......”

也不知道是冷的還是怕的,佟言嚇得發抖。

男人朝她走了一步。

捂著頭冇忍住叫了一聲,做好了被打的準備,心裡依舊打著算盤。

搞不好周南川打她一頓,她就能想辦法告他家暴,這樣爺爺也就冇話說了,總不能為了彌補周家,真的把親孫女推入火坑。

周南川看她倔強又嫌棄的眼神,原本是沉著臉的,此刻卻冷笑了一聲,“打的時候不是很有脾氣,起來繼續啊。”

她站直了,“你以為我不敢?信不信我咬死你......”

男人又是一聲冷笑,園子裡乾活怕熱,他一件黑色長袖,挽起了一截露出精壯的胳膊,朝她伸過去,“咬啊。”

她冇動,厭惡的眼神呼之慾出,下一秒被男人強勢摁著頭,腦袋撞在他胳膊上。

“啊!”

“咬啊,你來咬。你特麼今天咬不死我彆想回去!”

眾人紛紛來拉架,園子裡亂成一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