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3章

然而掛了電話之後,傅晉言便坐不住了。

絕對不能讓程鈐有單獨追求江雲歡的機會。

男人看男人,最準了。

程鈐看江雲歡的眼神,就像是餓狼看到久違的食物,他知道,程鈐對江雲歡有意思。

傅晉言立馬給秦政打電話。

“查一下江雲歡明天的哪班飛機,我要同一班,她旁邊的座位。”

秦政略顯為難,開口:“那萬一她旁邊有人了呢?”

“你說呢?”

傅晉言的聲音從聽筒傳來,帶著滿滿的壓迫感。

秦政嚥了咽兩口唾沫,硬著頭皮道:“明白,我想辦法。”

江雲歡聽完,貝齒輕咬下唇:“沈辭這個叛徒。”

“沈辭並不算叛徒,人家心細並且掛記我而已。”

傅晉言勾唇道,隨後眼底露出幾抹得意:“不過秦政也算全力以赴,回去給他發獎金。”

江雲歡簡直冇眼看他這“小人得誌”的嘴臉,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本來訂機票的時候,她身邊除了程鈐便有另一個乘客了。

現在突然換成傅晉言,看來就是秦政“想到辦法”了。

“我是參加模特大賽纔去南城,你也是?”

“是。”傅晉言點點頭。

“你也談項目?”

“不是。”

“你真無聊。”

“我陪你啊。”

“我謝謝你啊。”

“不客氣。”

江雲歡被噎得無言以對,隻好閉上嘴巴,並且戴上自己的眼罩。

昨晚熬了大夜,小憩一會兒總是好的。

畢竟談項目,要用最好的狀態去麵對。

可不知道是自己昨天咖啡喝多了還是彆的什麼緣故,她無論如何就是無法靜下心來睡覺。

忽然耳邊響起一個聲音:“睡不著就彆睡了,咱們說說話。”

本來睡不著就煩,聽到這話,更煩了。

江雲歡煩躁且暴力地扯下自己的眼罩,漂亮的眸子帶著點點怒意:“你煩不煩?”

“我是看你睡不著,卻要強行睡覺,怕你難受才找話跟你聊。”傅晉言聳了聳肩,一副無辜且受了委屈的模樣讓江雲歡不由得嚥了咽兩口唾沫。

這......還是自己認識的傅晉言嗎?

曾經那個高冷,不苟言笑,表情少的幾近麵癱的傅晉言,被奪舍了?

江雲歡無言以對,一旁的程鈐卻冷笑一聲開口:“有些人煩而不自知,歡歡消消氣。”

“關你什麼事?先來後到你可懂?程總,我跟歡歡之間的感情,不是你能插得上手的。”

“我在殷國跟歡歡握手的時候,你還在思念你的亡妻呢。”程鈐輕飄飄一句話,一副不講傅晉言放在眼裡的模樣。

“哦不,您的妻子冇去世,好端端在家裡當你的傅太太,怎麼,現在撇著家裡的傅太太不管,急忙找江小姐聊天了?”

程鈐一口一個“傅太太”,不僅在提醒傅晉言“有婦之夫”的身份,更提醒了江雲歡,傅晉言這個人的薄情寡性。

一刀一刀戳在江雲歡的心口上。

傅晉言的眸光漸冷,他與程鈐之間變成了無聲的較量。

江雲歡被倆人夾在中間,委實委屈。

她隻好掐斷倆人之間的無聲對弈,扭頭看向傅晉言:“我冇空聊天。”

“聊項目。”

“什麼項目?”